首頁>慶祝改革開放四十周年>時代人物

美麗的葉子


2019-02-17 來源: 同煤網站
【字號  我要打印 我要糾錯

       2005年8月,山西省西山煤電公司會議中心。
       由山西省國資委組織的優秀黨員演講報告會正在這里進行,演講臺上,一個看上去樸實精干的中年女子正動情地講述她自己的故事。女子的普通話不太標準,在一片寂靜的演講現場,她略帶大同腔的語調輕輕回蕩,吸引了所有聽眾的注意。隨著演講內容的展開,演講者本人淚光盈盈,臺下的觀眾也不時發出一陣陣噓唏。人們都被這位中年女子的故事感動了,她的敘述感染了現場的每一位聽眾。
        演講結束,女子回到后臺,眼角的淚光仍然沒有消盡。幾位工作人員走上來,先后表達了對她的欽佩,一些觀眾也從臺前過來,想跟她說話。中午的餐會上,組織單位的領導挨桌敬酒,走到中年女子身邊時,不等工作人員介紹,便拉著她的手說:“演講感人,做得不錯。叫李俊葉,是吧?美麗的葉子,太貼切了。”
        被稱作李俊葉子女子微微一笑,臉上不由紅了。把她的名字和美麗拉到一起,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圣潔的天使”,“美麗的心靈”,“美麗的葉子”,類似的稱謂這些年經常見諸報端和各種資料,讓她在覺得不好意思的同時,又感到無比的自豪。
        2006年6月,在李俊葉工作的同煤集團腫瘤醫院,筆者與她相對而坐,又談起了美麗一詞的含義。李俊葉笑笑,說,四十多歲的人了,哪還談得上美麗不美麗,人家說的美麗,不過是對自己工作的肯定罷了。
        李俊葉調侃地說:“真要講美麗,恐怕要回到三十年前才行。” 
                                                               
                                                                                                  一

       
         三十年前,美麗活潑的李俊葉正式參加工作,成為大同煤礦集團化工廠的一名女工。 
        那時的大同煤礦集團叫大同礦務局,化工廠是礦務局下屬的一個二級單位,離局機關所在的新平旺不遠。對于在煤礦長大的李俊葉來說,能到這樣一個單位上班,當然是一件非常開心的事情。然而,工作分配下來,她并未能如愿留在總廠,而是被派到了分廠的火工車間,工作地點在深深的口泉溝里。雖然有些失望,李俊葉并沒有消沉。李俊葉做的是卷筒工,每天要把裁好的油紙放到機器里,卷成裝火藥的紙筒。在這個崗位上,李俊葉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總共干了四年,這四年的工作用一個“單調”便可以全部涵蓋。憑著與生俱來的認真勁兒,李俊葉硬是把單調的工作做出了色彩,一樣的機器,一樣的材料,她卷的紙筒就是比別人快,也比別人好。在自己的第一個工作崗位,潑辣能干的李俊葉給所有的人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1979年初的一天,正在車間忙碌的李俊葉忽然被領導叫到辦公室。領導說礦務局醫院要辦一個護士班,單位推薦了她,讓她趕緊準備考試。李俊葉最初聽到這個消息時,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反復核實了幾次,才相信這是真的。后來她才得知,這機會正是對自己辛勤工作的回報:這次推薦看重的就是平時的表現,在所有的年輕工人中,李俊葉得到了最多的好評,理所當然地成了被推薦的第一人選。
        1979年4月,李俊葉和全局各單位推薦的600多名考生一起參加了考試。考試結果頗為理想,李俊葉順利地成為被錄取的150名學員中的一員。兩年后,李俊葉以匯考第二的成績從護士班畢業,先在局第一醫院實習,然后手握一紙調令,來到云岡溝里的晉華宮礦醫院,正式成了一名外科護士。
        來到醫院后,一切都得從頭學起。輸液怎么扎,針往哪兒打,在護士班上學過,理論上都懂,實踐幾次,基本就能上手。難的是插尿管,面對一個個異性男子,未婚的李俊葉怎么也不好意思動手。不好意思動也得動,紅著臉上手,卻怎么也插不進去。那時的導管不像現在,可以雙向牽導,軟軟的橡皮管無論如何也不聽指揮。李俊葉想出了一個辦法,她在橡皮管里插上了細的鋼絲,依靠鋼絲的硬度導入,效果竟然不錯。李俊葉成了科里最能干的護士,患者有了事,都愿意找她來做。那時候,李俊葉整天無憂無慮,是個開心的傻丫頭,做事雖然認真,也只是感覺工作就該如此,“圣潔的職業,愛心的奉獻”,這些課堂上曾經學過的概念化詞匯此時并沒有刻入她的腦海,直到經歷了一起嚴重的工傷事故,看到事故給傷者肉體和精神上帶來的痛苦,她才真正明白了這些詞匯的意義。
        事故發生在李俊葉上崗一年后的一天夜里。那天李俊葉值班,凌晨一點多鐘,一陣急促的電話鈴聲忽然響起。電話是礦調度室打來的,說井下出工傷了,讓大家趕快準備搶救。傷員很快送到醫院,掀開蓋在他身的風筒,李俊葉一下子被看到的慘象嚇壞了,那人血肉模糊的臉幾乎沒了人的樣子,身子也軟軟地仿佛癱了一般,凄慘的叫聲不斷在走廊里響起。傷員的下肢幾乎碎了,處理傷口的時間,李俊葉的心一直在顫抖,拿了剪刀的手也不聽使喚。和傷者的目光相對時,她看到了對方絕望卻又充滿希望的眼神,那眼神里的企盼讓李俊葉感到了刻骨銘心的痛楚。
       那一夜,李俊葉經歷了人生一次艱難的蛻變,她忽然明白,自己從事的職業遠沒想象中那么浪漫。殘酷的現實激活了李俊葉心底悲天憫人的部分,一個不諳世事的小姑娘忽然間長大了——他們是弱者,他們需要幫助——強烈的責任感讓她在最短的時間內變成了一個充滿愛心的白衣天使。
       那個被頂板砸傷的工人最終沒有失去性命,卻不幸高位截癱。傷情穩定后,他住在了李俊葉負責看護的病區。時間長了,李俊葉和他逐漸熟悉起來,知道他叫姓張,來自農村,是個輪換工,受傷前正準備結婚。小張的未婚妻也來自農村,胖胖的,模樣也不錯,小張剛受傷時來過幾次,后來就不見了蹤影。每次來病房換藥,李俊葉總看見小張拿著未婚妻的相片在看,癡癡的眼神讓人瞅著心痛。終于有一天,一個意料之中的消息傳到病房,胖胖的未婚妻要結婚了,新郎卻變成了小張的一位老鄉。這消息把正在恢復中的小張一下子擊倒了,他意志消沉,飯也不吃,藥也不換,感覺活著沒有一點意思。得知這情況后,李俊葉馬上來到病房,她沒有給小張講太多的大道理,只是坐在旁邊,天南海北,海闊天空,陪著他聊天開心。遇到天氣好的時候,她還跟陪侍人一起,扶小張到院子里散散步,曬曬太陽,讓他盡可能多地感受世界的多姿多彩。時間一天天過去,李俊葉的努力慢慢見了效果,小張的情緒終于穩定下來,對未來也不再消極絕望,身體也慢慢恢復過來。對于李俊葉的關照,小張打心眼里感激,也一直牢牢地記在心里。十幾年后,調到局腫瘤醫院的李俊葉連續被評為局特級勞模,大大小小的照片不時在街頭的宣傳櫥窗相關報紙上出現。已經多年沒有聯系的小張看到后,專門讓人捎話過去,表達了自己最真摯的問候。
        李俊葉在晉華宮醫院工作了將近十年,從1981年開始,到1990年結束。在這里,她結了婚,有了一個可愛的女兒。因為工作太忙,李俊葉很少能顧極到家里的事情。在醫院,她盡心盡力地照顧病人,丈夫在家生病卻從來都是自己照顧自己。女兒是李俊葉的最愛,但這種愛很少能落到實處。礦山醫院的外科是最忙的單位,除了日常值班上班,還經常會遇到突發事件。從很小的時候,女兒就學會了自己煮方便面,自己洗臉梳頭,因為媽媽經常會被電話叫走,丟下她一個人在家里。1987年,7歲的女兒在晉華宮礦二小上了小學,由于父母照顧太少,再加上學校條件有限,成績一直不是特別好。為了不耽誤女兒的學習,對工作向來不挑剔的李俊葉第一次產生了調動的想法。她想調回局里去,什么單位都行,回去了,就可以為女兒找一個好的學校。
        1990年冬天,在局醫院工作一位同學告訴她一個好消息,說局醫院下屬的結核病防治所要擴建成專科醫院了,問她愿不愿調到那里。李俊葉想也沒有多想,馬上點頭答應。當年12月,李俊葉辦完了所有調動手續,踏進了腫瘤結核病醫院簡陋的大門。

        將要擴建的腫瘤結核病醫院坐落在礦務局所在地新平旺最東面的荒野上,一個空曠的院子和幾排低矮的平房,就是當時結核病醫院的全部。李俊葉來報到時,正是深冬,凜冽的寒風嗖嗖吹過,不斷卷起泥土路上的沙塵和秋天時飄落下來的枯葉。沙塵撲楞楞打在臉上,眼睛無法睜開,緊閉的嘴里也滿是沙土。天冷極了,走進醫院大門的李俊葉心寒如冰,比天氣更冷。
        讓李俊葉寒心的事情遠不止這些,進了換班室,她才發現這里的一切都簡陋的難以想象。靠著涂料有些脫落的墻壁,幾只并排站立的掉了漆的柜子,就是醫護人員的換衣箱。更讓人難過的是,這樣的箱子早被先到的人占滿,后來的人已分不到一個格子。帶班醫生不知從哪兒找來一個火藥箱,遞給李俊葉,讓她把換下的衣服暫時放到里邊。對于李俊葉來說,這箱子太熟悉不過了,十多年前天天都要打交道的“老朋友”,今天卻成了她的新伙伴。看著它,李俊葉難過到了極點,她想哭,又想笑,她情愿相信這是現實給她開的一個小小的玩笑。
        難過歸難過,工作從調入的第一天就已經開始。到醫院不久,李俊葉的班上就接診了一位患肺水腫的患者,患者的病情看上去很嚴重,為不耽誤救治時間,李俊葉不等值班醫生下醫囑,就按照一級護理準備好了救治器械。醫生看過病人后,李俊葉遵照醫囑,立刻行動,雙通道扎液,每隔十五分鐘的脈搏觀察,一切都做得有條不紊。當天的值班醫生姓王,是醫院的副院長,李俊葉嫻熟的工作程序他都看在了眼里,認定這是一個業務能力突出的好苗子。下去之后,他特地找了院長書記,決定讓她做護士長。不久,護士長的任命決定就傳到了李俊葉的耳朵里。
        李俊葉聽到任命決定的第一反應就是拒絕。來結核醫院的這些日子,她首先感覺到的就是在這里當領導很苦,干活必須沖在最前面。就拿護士長來說,病人小便后的瓶子擺在床下,有的護士嫌臟不愿意去倒,只能由護士長親自收起來,一個個抱到衛生間去處理。李俊葉不怕做這些事情,可是,一旦做了護士長,做這些事情就變成了理所應當,沒有了不做的理由,對自己當然是個不小的束縛。李俊葉拒絕得堅決,領導的態度也很堅決:決定形成了,不想做也得做,讓你做是對你的信任,沒有推辭的理由。
        李俊葉就這樣當上了“領導”。護士長的級別雖然不高,管的事卻著實不少,哪里管不到,都會影響病人的治療效果。李俊葉擔任護士長不久,病區住進了一位60多歲的老人。老人屬三型結核,患病多年,瘦得只剩下一身的骨頭。李俊葉查房時,發現老人總是一個人,從沒有親屬陪在身邊。問她家里人在哪兒,回答總是躲躲閃閃,問急了,就說兒女們都忙,沒時間來陪。老人的肺病已到了晚期,卻仍然每天踮著小腳打飯打水,從不麻煩別人。從其他渠道,李俊葉得知老人是應縣人,無子無女,年輕時還當過村里的婦聯主任,是個極要強的人。了解這些情況后,李俊葉主動承擔起了為老人服務的任務,打水打飯,再也不讓老人動手。老太太從小裹腳,捂在裹腳布里的小腳奇癢難捱,但因為彎不下腰去洗,只能整天用手抓撓,厚厚的棉襪都抓出了線頭。李俊葉發現后,又從家里拿了臉盆,每天為老人燙水洗腳,讓老人享受到了最溫馨的照顧。
        同樣得到李俊葉額外護理的還有個叫李吉榮的病人。李吉榮不僅患有肺結核,還是一個小兒麻痹患者。他剛來的時候,頭上長著4個大的黑皰,滿臉胡子和頭發粘連在一起,渾身散發著一股難聞的惡臭。因為難以忍受這種氣味,同病房的人都想辦法搬到了別處,連打針的護士也不愿進他住的屋子。為了讓病人能夠得到更好地治療,李俊葉戴了口罩走進病房,屏著呼吸為他檢查發臭的原因。檢查的結果出來了,惡臭源自李吉榮的身上,他太臟了,衣服同皮膚都粘連在了一起,使勁兒一脫,一層黑乎乎的死肉皮也揭了下來。李俊葉小心地為他脫去衣服,又從鍋爐房打了熱水,為他擦洗了全身。第二天,她又從藥劑科借了一把手術刀,親自給他剃頭剃須,又剪了指甲。一切收拾干凈,李吉榮身上的異味消失了,同屋的病人也都搬了回來,自入院起便郁郁寡歡的李吉榮終于露出了開心的笑容。
        從2001年起,結核病防治院易名為腫瘤醫院,結核病以外的患者也成為收治對象。家住忻州窯礦的章義凡患骨癌多年,到北京做了兩次手術,病情不但沒有好轉,反而得上了褥瘡。無奈之下,章義凡只得回到大同,住到了李俊葉負責的病區。李俊葉查房時發現了他的褥瘡,她馬上采取措施,每天早晚用鹽水和過氧化氫清潔傷口,還指導家人為他勤換被褥,勤翻身子,使他的褥瘡很快得以痊愈。過了一段時間,身體輕松多日的張立帆病情忽然惡化,高燒不退,引起大便干燥,連續幾天不能自然排便。用盡各種藥物通便無效后,李俊葉毅然選擇了用手指為他通便,硬是一點點地掏出了80多毫升的糞便,為病人減輕了痛苦。
        李俊葉視病人如親人,名聲越來越響,各種榮譽也接踵而來,從1992年起,介紹她不怕臟累為患者服務的文章也不時見諸報端,上小學的女兒也看到了這些報道。一天中午,女兒下學回家,已做好飯的李俊葉從籠屜取出饅頭,遞給女兒,不料女兒一下將饅頭扔在了地上。女兒說,你的手每天弄那些臟東西,我不要你取。李俊葉當時便愣在了當地,久久說不出話來。女兒雖小,那話還是深深刺痛了她。那天的她沒吃下一口飯,女兒上學走后,她反鎖上門,一個人哭了整整半個下午。

        李俊葉來到腫瘤醫院后,經歷了幾次的工作調動:先是結核二科,后來搬遷上樓,到了結核二病區,再后來到了三病區,再后來又到五病區。在五病區待了不到半年,院長又把她找了去,要調她到四病區,職務不變,仍然是護士長,調動的原因是工作需要。李俊葉知道院長說的工作需要是什么,四病區住了幾個保外就醫的勞改犯人,沒人能管得了,院長想讓她去啃這塊骨頭。李俊葉說,那些人我也管不了,還是找別人吧。院長笑笑,說,你這個勞模都拿不下來,誰還能拿下來呢,先去試試再說。
       只好去試試了,院長說的對,誰讓你是勞模呢,勞模就應該是勞動的模范,就應該沖在前頭。參加工作多年,李俊葉一直是這樣想的,也是這樣做的,不管困難多大,她還從來沒有退縮過一次。遠的不講,就說當護士長這幾年,她處理過的疑難事件就不在少數。
       結核防治所易名為腫瘤專科醫院后,病人都搬上了新蓋的樓房。醫療環境變了,某些病人不好的生活習慣沒有改變,隨地大小便,亂扔雜物的現象比在平房時還要嚴重。原本干干凈凈的衛生間首當其沖,成為容污納穢的場所。一天,李俊葉扶一位重癥患者到衛生間解手,發現衛生間墻上的瓷磚臟得沒了樣子,有的地方被厚厚的尿堿和血漬覆蓋,已經辯不清本來的顏色。李俊葉找來了清潔工,清潔工說,洗不掉了,病人不聽話,亂倒亂便,我們也沒有辦法。沒有辦法得想辦法,總不能就這樣臟下去。李俊葉從化驗室找來硫酸,潑在墻上,用刷子刷,尿堿很快被刷得干干凈凈。可是,墻上依然污漬斑斑,血跡和干糞便并沒有沖下去。只好換工具,用鏟子鏟,小刀刻,玻璃刮,瓷磚終于顯現出了本來的顏色。
        墻上干凈了,地下的問題更凸顯出來。下水道不通,污水走不出去,墻上再干凈也白搭。李俊葉又去找管道工,和清潔工的說法一樣,管道工也說弄不了,理由是工具壞了。李俊葉又試著做管道工,用木棍捅捅,鐵絲鉤鉤,竟然鉤通了。看來這工作不算太難,只是臟點罷了。
        可是沒過幾天,通了的下水道又被堵上了,這回捅也捅不開了。想不出別的辦法,李俊葉干脆下手去掏,她想看看里邊究竟堵了些什么。結果掏出來一看,里邊盡是些塑料袋裝著的糞便,一袋又袋,足足掏了一臉盆。下水道又通了,目睹了李俊葉辛苦工作的病人和家屬深受感動,亂扔亂便的現象再沒有出現過一次。
       經過這次事件,李俊葉有了這樣一個認識:要想感動別人,必須以身作則,這回臨危受命,她依然抱著這樣的想法。她想,那樣臟累的活都拿得下來,不相信會拿不下幾個重癥的病人。
        上任初始,李俊葉就調來幾個勞改犯的病歷,上邊有記載,最不聽話的是一個叫褚貴成的人。這人脾氣暴躁,愛打架,一言不合就敢動刀動槍。雖然現在已經病入膏肓,霸氣仍在,護士們誰也不敢接近他,同屋的幾個病也人都成了他的雜役。
        李俊葉換好護士服,拿了當天的針藥往病房走去。門是關著的,敲了好久,才有人打開。屋里,褚貴成倚在床上,床下開著電爐,同屋的一個病人正為他煲羊肉,羊肉的香味彌漫在病房,讓人以為進了飯店。李俊葉進到屋里,把針藥放到桌上,一轉眼的工夫,針藥就不知道被誰打落到了地上。李俊葉沒有發火,她知道這是褚貴成給自己的下馬威。她默默地收拾起玻璃的碎片,黙黙走出病房。病房外的走廊上,褚貴成做飯潑出的油膩的污水把大理石的地面蓋得嚴嚴實實,腳步踏在上面,像踩在了地毯上。李俊葉回去沒多久,又返了回來,手里多了一把寬刃的鏟刀。在眾人目光的注視下,李俊葉蹲上身子,開始一點點清理起地上的油污。人到中年的李俊葉身子已經發福,蹲下去就很不容易,還得聚精會神地動作,看上去就頗為費勁。屋子里的人默黙看著這一切,沒有出來幫忙,也沒言聲,但原本敵視的目光明顯變得柔和。
        褚貴成對醫護人員的態度逐漸改變,開始積極配合醫生的治療。李俊葉每天來病房一次,打針吃藥,每次都親自安排。褚貴成的病到了晚期,經常大口大口地咯血,病床的墻上、被子上、枕頭上到處是暗紅的血漬。一個星期天的上午,李俊葉安排好病區的工作,專門來給他打掃衛生。由于血漬留存在被單上的時間太久,擦洗不掉,李俊葉就把它們泡在水里,一點點地用指甲摳。人非草木,熟能無情,外表兇悍的褚貴成終于被李俊葉感動,他攔住正在忙碌的李俊葉,說,不用你管了,你忙你的,明天再來看看就行。
        當時,李俊葉還沒完全弄明白褚貴成的意思,第二天一早,她推開褚貴成的病房,眼前豁然一亮,墻壁、被單、地面、桌子,所有的地方都擦洗得干干凈凈,連床底的角落都掃得沒有一點塵土。原來,昨天趕走李俊葉后,褚貴成就發動同屋的病人進行了一次徹底的清掃,清掃時,他們只打開窗子,門則嚴嚴地閉起,為的只是給李俊葉一個大大的驚喜。
        一個沒人能管得了的刺兒頭就這樣被李俊葉拿下了,院長很高興,李俊葉比院長還高興。遺憾的是,一個月后,褚貴成病情加重,不幸死在了病床上。得到通知的家屬來到醫院,卻不知該怎么處置。李俊葉讓她們先去找一個人來,幫著褚貴成收拾一下頭發,洗洗身子。家人去了許久,一個人返了回來。一聽說是腫瘤結核醫院,沒人愿來,都怕傳染。家屬哭哭啼啼地沒了主張,死者躺在太平間里也不能火葬。李俊葉沉思良久,換上衣服,來到停尸的太平間。她為褚貴成清洗了全身,又仔細理了胡須和頭發。 她見褚貴成的襯衣很臟,而且有了破洞,就回家拿了件新襯衣,換到了褚貴成的身上。
        至此,李俊葉開了為死者美容的先例。后來,這樣的事她又經歷了幾次,每次都讓死者家屬得到了最大的安慰:
        2001年9月,晉化宮礦的劉昌華患病來院就診,后因病情太重死亡。劉昌華臨終前,陪著他的女兒急得團團轉,不知如何是好。李俊葉知道后,一面讓她趕快通知親屬,一面動手整理尸體,清洗剃頭,干干凈凈地讓死者離開了人世。 
        2004年底,一個叫孫雨明的患者住進了腫瘤醫院。患者得的是鼻咽癌,已經在外地醫院治療多年,病情越來越重,只好回到老家。孫雨明自認為病情已經無法控制,回這里住院也只是為了等死,因此破罐子破摔,抽煙喝酒,什么都不忌諱。當年七月,孫雨明病亡,臨死時鼻子的傷口全部潰爛,惡臭難聞,沒人愿意為他整理遺容。光無奈之下,李俊葉又站了出來,精心為他整理容貌,清洗身體。整理完畢后,孫雨明生前的臭味和讓人惡心的病變組織全都不見了蹤影,病人家屬感動得不知說什么才好。
        2006年1月,本院一位員工的親屬在結核病區病逝,給死者蓋好單子,才想起還沒有整理容貌。按照本地的說法,一旦蓋了單子,就不能再隨便揭起,因此請了幾個為死者美容的人,都沒能把事情解決。關鍵時刻,又是李俊葉站了出來,為他們解決了難題。
        在李俊葉的辦公室里,筆者想讓她談談之所以這樣做的動機,李俊葉想了半天,也沒想出來。后來,她說,也許是沒辦法吧,死者放在那里,總要有一個去做,我是勞模,當然應該我做了。
       “我是勞模,當然應該我做了”。這話樸實得讓人難以從中提升出一點閃光的東西。然而,當李俊葉一次次無所畏懼地站在停放死者的水泥臺前時,所有閃光的詞匯都顯得是那樣的蒼白。

        進入裝修過的結核腫瘤專科醫院的大門,一條悠深的走廊將舊日的平房和新蓋的樓房巧妙地連接在了一起。在寬暢明亮的走廊里,有一個專門介紹李俊葉的宣傳欄。宣傳欄有半面墻高,一本本榮譽證書的影印件和一尺見方的李俊葉彩色照片端端正正地嵌在上邊,給每一位從走廊走過的人一種強烈的視覺沖擊。
        李俊葉每天都要從這條走廊上走過,她從沒有在意過墻上的內容,但她的故事早已成了醫院上下談論的話題。同事對她的評價是:敬業、勤奮、技術熟練;患者對她的評價是:熱情、周到、技術精湛。雙方不約而同地提到了技術二字,仿佛是巧合,其實非常中肯。熟練掌握23種常規護理技術的李俊葉是名符其實的護理高手,打針時的“一快兩慢”、輸液扎針時的“一針扎”及為腫瘤患者專門使用的套管針等護理救治手段,都是她在實際工作中摸索總結出的寶貴經驗。她的經心專業的護理,曾為無數的患者減輕了痛苦,創造了最佳的治療機會。
        2000年底,一位叫梁奎的結核性胸膜炎患者住進醫院,接受了手術治療。手術后的幾天里,傷口一直不能愈合,接著開始感染化膿,引發體溫上升,高燒不退,最高達到了40.1度。李俊葉和醫生溝通之后,認為是換藥方法不當所致。她決定改變換藥方法,加強消毒措施。于是,每天早晨,李俊葉早早就來到病區,準備好換藥所需的藥液,來到病房,用30%的過氧化氫溶液清洗傷口,然后再用慶大鹽水紗條敷面。第一次這樣處理后,梁奎就感覺到從未有過的清爽,持續了多日的高燒也降了下來。他向醫生反映說,現在這樣子,就像剛剛洗過澡一樣輕松。這樣反復清洗了十多天,梁奎的傷口終于愈合。病治好后,他專門訂作了一面錦旗,上面寫了“精心護理,熱情服務”八個大字,專程送到醫院,作為對李俊葉的感謝。
        李俊葉負責的病區曾接診過一位叫趙青媛的患者,患者是從別的醫院轉來的,初診記錄為Ⅱ型結核,青霉素是治療這種病的最有效藥物。然而,還沒等醫生說話,趙的家人就趕緊聲明,病人對青霉素過敏,以前做過多次皮試,都沒能過關。李俊葉反復翻看了病人以前的就診記錄,發現她的皮試都是在一家醫院做的,覺得可能會存在皮試藥液配制不當的情況,建議醫生重做皮試。護士聽了病人家屬陳述,不敢去試,李俊葉只好親自上手。她按照程序配好藥液,注射在病人腕上,病人的腕間果然起了紅暈。李俊葉小心地觀察紅暈的進一步變化,發現紅暈沒超過一厘米,邊緣整齊,四周也沒有出現皮疹,是假陽性,用青霉素應該沒有問題。皮試結果交到了醫生手里,醫生征求患者家屬意見,家屬吞吞吐吐,拿不定主意。最后決定,先輸400個單位,輸的速度慢些,隨時注意觀察。這任務自然又是李俊葉的,本該一個半小時輸完的液輸了一個中午,李俊葉一刻也不敢離開,她始終坐在床前盯著,連飯都忘了去吃。觀察的結果是一切平安,擔心的過敏反應并沒有出現。于是正常用藥,病情大有好轉。進腫瘤醫院時,趙青媛身體瘦弱,體重只有80來斤,到病愈出院時,不但體重增加了20多斤,臉色也比初來時紅潤了許多。
         褥瘡是結核病患者最易得一種并發癥,處理不好,對病人的治療影響很大。1998年6月的一天,李俊葉在日常查房時,發現其中一個叫肖強的患者舉止怪異,表情痛苦,身上還不時散發出一陣陣異味。肖強是位輪換工,老家在河北懷安,得的是肺心病,大小便已失禁,生活起居由礦上派來的一個老鄉來照料。根據多年的經驗,李俊葉判斷安強一定有難言之隱,便耐心地問他有什么問題。年紀尚輕的肖強開始不好意思說,反復問過幾次,才講出來。原來,陪侍他的老鄉不懂醫護知識,大小便失禁的他已經得了褥瘡。李俊葉聽了,不顧他的阻攔,掀開被子,看到一幅讓人心痛的情景:肖強臀部的肌肉已經潰爛,惡臭的膿水把身下的被子都浸得變了顏色。李俊葉馬上找來陪侍的工人,先把肖強的身子掀起來,剪掉潰爛的組織,用鹽水反復擦洗。接著,他又親自找來新的被褥,為這位患者換上。為了讓安強恢復得快些,李俊葉把陪侍人叫到跟前,手把手地教他如何處理病人的大小便,如何讓病人有通風干燥的環境。這樣精心照料了一個多星期,肖強臀部的傷處便結了干痂。遠離了整天折磨他的難言的痛苦,肖強對李俊葉的感激無以言表。肖強病愈出院時,妻子專程從老家趕來,帶給李俊葉幾雙手工納成的鞋墊。肖強和妻子對李俊葉說,他們拿不出什么值錢的東西,只能用這些鞋墊代表心中最真摯的謝意。
        那是幾雙繡著美好祝愿的棉布鞋墊,從不收取患者贈物的李俊葉破例收下了它。李俊葉說,她喜歡那里邊的祝福語,把美好的祝福帶給所有的人,正是她最真實的想法。

        每當又創出一樁高尚的業績,
        每當又出現一項高尚的思想,
        人們的心,懷著驚奇的喜悅,
       思想境界升到了更高的一級。
       光榮屬于那些以光輝思想和平凡工作
       幫助別人的人們,
       他們的感染,
       把人們從低處提起
       ……
       這是美國詩人朗費羅為人類護理事業的創始人南丁格爾所做的一首詩,詩中稱贊這位偉大的護士是女界的英雄,具有高貴的精神,是位懷有崇高理想的人。身為一名從事護理工作多年的醫務人員,李俊葉一直把南丁格爾當作自己的偶像。像南丁格爾那樣,以“愛心、耐心、細心、責任心”對待每一位病人,是李俊葉始終堅持的信條。李俊葉工作的結核腫瘤醫院收治過許多家境貧困的患者,對這些生活在社會最底層的人們,李俊葉傾注了更多的愛心和關愛。
       結核病區曾經收治過一位叫安春林的患者,這位患者是礦上的臨時戶,家里有三個孩子,全家每月收入只有一百多元,連最基本的生活都難以維持。李俊葉得知他的情況后,主動借錢給他,還經常為他們買飯買菜,讓多年就醫飽受歧視的史寶林一家感受到了從未有過的溫暖。
        2000年8月,一位患有侵潤型肺結核的老工人只身一人來院就診。第二天,他突然沒來由地大咯血,情況非常緊急。醫生馬上組織搶救,李俊葉和其他幾個護士在旁邊護理。終于控制了病情。病情穩定兩天后,老工人的妻子和女兒才從外地農村趕來陪侍。有一次查房時,李俊葉偶然發現他們母女倆只吃饅頭,連咸菜都沒有。一問才知道,他們帶的錢已經用完了。第二天,李俊葉就從家里帶了300元錢和雞蛋、水果等營養品給他們。他16歲的女兒拉著李俊葉的手說,李阿姨,我會永遠記住你的。
        2005年3月的一天,李俊葉在病區走廊看到一名來自農村的患者家屬在哭泣。上前一問才知道,他們交付醫院的押金已用完,回家籌錢又來不及,怕醫院停藥影響治療。李俊葉聽完后說,醫院是按規定收費的,我身上有些錢你拿上先交押金,給病人治病要緊。說完掏出自己身上的錢交給患者家屬。患者家屬接過李俊葉手中的錢,激動地不知道說什么才好。
        屈指算來,李俊葉從事護理工作已經25年了,這些年來,她一心為病人著想,把真誠的愛心無私奉獻給了每一位患者,贏得了身邊所有人的尊重和肯定。從1992年至今,李俊葉連續13年被評為局市的勞動模范,連續11年被評為出席局的特等勞模;1993年,她被評為全公司首屆精神文明“十佳”和衛生系統“十大標兵”;1995年被評為山西省勞動模范,同時被省衛生廳命名為“趙雪娥式的白衣戰士”;1996年被全國工會授予“全國先進女職工”,被山西省總工會授予“百名道德標兵”;2001年被省企業工委命名為“優秀共產黨員標兵”;2003年被同煤集團公司授予優秀人才的光榮稱號;2005年被山西省國資委評為“十佳”優秀黨員。
        涓涓細流,匯入長江。李俊葉用點點愛心寫就了白衣天使的圣潔,用片片真情造就了患者心中的幸福。
        春暖花開的日子,一片片葉子漫漫舒展,展現出的是美麗的翠綠,這片片生命的綠色,是世界上最美的風景。 (任 和)

建迅教育加盟赚钱吗 吉祥棋牌免费官方下载 捕鱼来了红包版 幸运赛车前三 兴动哈尔滨麻将最新版本 福建11选5任一 捕鱼大亨攻略 可以赚钱的网络游戏 武汉麻将最新手机版本 浙江20选5带坐标连线 上证指数权重排行 25选5-APP稳定版下载 属虎今天打麻将财运 辽宁35选7好运4中奖多少钱 晨光生物股票股吧 街机捕鱼24小时上 北京赛车pk10定位